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在最初的未来超现实世界AR泛滥之前,先来说说当代科技的扩散 交通牡丹卡

时间:2021-03-06 18:58:29作者:佚名

原标题:未来超现实世界AR泛滥之前,先说当代科技的扩散

从通信、物联网到人工智能,技术的扩散是不可避免的,世界最终被算法控制

科技可以是善也可以是恶。我们应该如何面对科技泛滥的世界?

在未来超现实世界AR泛滥之前,先说说当代科技的扩散

全文约5700字,建议先收藏再看

最近看了一部短片,叫《超现实》。

它描述了未来增强现实技术无处不在的超现实世界。但换个角度,你也可以理解为AR技术扩散后的人的生活。这个短片可以自己搜。网上有很多资源。

在短片中,你可以看到女主角对这个超现实世界的生活非常迷茫。因此,网络上不断有人问“我是谁”和“我要去哪里”。即使最后被坏人袭击,也要去医院急救,但是因为误导设备,她选择去教堂。

在一个充满虚拟现实(VR)技术的世界里,人们在生活中并不感到舒适和惬意。反而被各种乱七八糟、超负荷的信息入侵,甚至经常忘记自己是谁,分不清虚拟和现实。

未来超现实世界与增强现实技术的扩散

看到这里,有人会问,这个世界离我们还远吗?视频里的人不需要带VR/AR头,这需要先进的技术。

是的,没有AR头显示,就意味着人眼可以直接看到虚像。这种互动场景需要裸眼3D、全息投影、生物识别甚至人体芯片等一系列技术才能实现一定的突破。这种AR应用可以算是超现实世界的高级阶段。现实中我们已经进入初级阶段。

在超现实世界的初级阶段,VR头部显示器仍然是连接现实和虚拟的主要终端设备。经过几年的安静发展,今年VR行业迎来了新的活力。

2020年3月,Valve潜心开发VR游戏大作《半条命:Alyx》四年,成为现象级游戏,杀手级VR应用。这款游戏的高分体验,意味着VR行业再次破冰。

很多机构认为2020年是VR应用的转折点。毕竟如果能玩高体验的游戏,就能实现高体验的应用。只要VR在游戏、视听、娱乐等领域的应用取得突破,其他领域的创新和体验提升指日可待。

同时,经过几年的发展,随着VR的进一步应用,VR行业内容匮乏、硬件呆滞、投资不足等问题将会一一得到解决。VR行业即将迎来爆发式增长。同时,从技术周期来看,VR相关技术也迎来了稳定发展的新阶段。

随着技术的逐渐成熟,材料成本的降低,制造工艺的稳定,产业链的进一步完善,应用场景越来越多,用户体验越来越好,VR落地应用普及率越来越高。VR/AR是继手机之后新一代流行的工作、娱乐、生活平台,将逐渐取代手机成为不可或缺的工具。

IDC预测,到2023年,VR和AR设备的销量预计将分别增长至3620万台和3218万台,复合年增长率分别为46%和145%。从2019年到2024年,全球AR/VR支出的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76.9%,到2024年将达到1369亿美元。

CCID智库预测,未来四年,中国VR/AR市场的增长率将保持在60%以上。到2023年,仅国内VR/AR市场就将达到4300亿元。

VR/AR平台与手机平台的关系被取代又被取代。随着VR出货量的增加,手机出货量势必减少。根据对位数据,2019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4.86亿部。据IDC数据,2024年全球将有近7000万VR/ar。

虽然这个数量级只是目前手机出货量的零头,但别忘了VR/AR的应用主要在生产端。一旦有了更成熟的应用场景和更低的价格,随着各大机构和企业的推广,VR/AR在消费端会呈指数级爆发。到2030年,VR/AR的出货量肯定会超过手机。

那时,也许我们会进入视频中描绘的超现实世界。王记伟频道认为,随着相关技术的进一步成熟,视频中描绘的AR技术泛滥的生活场景也将随之而来。

什么是技术泛滥?以通信、物联网、人工智能为例

超现实的世界,只是介绍。这篇文章主要和你讨论的是当代技术的扩散。

技术扩散不仅仅是一个特殊的研究课题,它实际上存在于社会发展的每个阶段。当某项技术足够成熟,应用成本足够低,使用简单的时候,就会出现技术泛滥。

这个社会发展的规律,或者说技术发展和应用的逻辑,永远不会变。

通过技术实现增效降本是企业管理的永恒追求。通过科技使生活环境不断改善,也是人们生存的需要信念。此外,人性中对便利和效率的追求以及商业中持续和贪婪的利益竞争使每一项技术都经历了从启动到滥用的过程。

本文开头的视频描绘了AR技术扩散的场景。在现实中,各种技术的扩散更加严重。只是你没有注意到,或者你没有意识到。纵观一些技术发展史,通信技术,物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都是如此。

通信技术从2G发展到4G,极大地满足了生产发展和人民生活便利的需要,但也催生了以通信诈骗为主业的莆田村。物联网技术将互联网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物联网使一切都可以互联,但酒店、宾馆和民宿的这么多摄像头却被犯罪分子控制,成为隐私泄露和牟利的头号“武器”。

人工智能技术也是如此,而且比较普及。一系列的图像和视频变脸软件,比如近几年流行的fakeAPP,极大的推动了“人工智能应用”的普及。然而,我们不能忽视换脸视频的泛滥是一个事实。有多少小明星小姐姐的变脸视频上传到了P站,还在闲鱼等平台上“公平”交易。

AI变脸后的沈腾版钢铁侠是不是很像?

在知乎,沈腾成为继当年“全能元首”之后的新万金油。他频繁出现在各大变脸视频中,播放量高得惊人。这是侵犯肖像权吗?

人工智能正成为技术泛滥的重灾区

技术扩散不是技术的错,也不是技术人员的错。归根结底是应用程序方面。

我们常说科技是以人为本的,但“本”这个词是打心底的。然而人心最险恶,善恶往往在一瞬间升起。一旦成佛,就能成妖。在佛教徒心中,科技永远是好的。在魔法师眼里,科技应该是邪恶的。

比如二战时期诞生的人工智能破解德国秘密电,现在大部分组织都用AI进行商业智能。但有人会利用AI创造的变脸技术,打造一条“隐私丰富”的产业链,很多名人都会因此遭殃。

即使是现在,犯罪分子也开始使用AI变声软件来诈骗熟人。还有一些程序员被“PUA”到东南亚国家,被胁迫到网上赌场和网上骗局。你说程序员错了吗?你愿意这样做吗?但是在被迫的环境下,他们不得不从事这些非法活动。

上面提到的AI技术泛滥的案例似乎很严重。但是和军事领域的技术滥用相比,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看过《狼勇士2》的朋友已经看过无人机的杀人场景了。在军事领域,虽然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等美国大型科技公司的CEO都在鼓吹“武器不应以AI为导向”,并发起了相应的联合公约,但这并不能阻止犯罪分子将AI技术应用于武器。

在中东一些战乱地区,一些组织一直在用无人机等武器作战。《狼勇士2》中的无人机作战场景将在几年后成为现实。你知道,去年不是某个国家的领导人被某个国家的无人机轰炸炸死了吗?AI技术迟早会在战区泛滥。

出现了就一定要阻止,遏制AI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用AI。这样“以暴制暴”就升级为“以AI反AI”。军队引入人工智能是全球趋势,人机协同作战训练已经成为数字军事的一个必要课题。

在军事技术的扩散和应用方面,最令人震惊的是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建造的堪比核武器的全球最大的网络军火库。2017年,“WannaCry”勒索软件在全球爆发,波及150多个国家和地区,10多万个组织机构,30多万台电脑,总损失超过500亿元人民币。

这只是黑客闯入军火库获取超级网络武器的“杰作”之一。勒索病毒来自美国国家安全局开发的网络武器“永恒蓝”。而“永恒蓝”只是国家安全局“公式”组织使用的众多网络武器之一。

黑客组织已经暴露了很多方程式组织组织的超级网络武器,干掉一个可以给世界各地的各种组织造成很大的经济和资源损失。通过利用软件和系统漏洞,开发木马病毒,美国将其用于网络攻击,甚至网络战争,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全球网络军备竞赛。

美国视网络武器为威慑,被视为“以技术为恶”。这些技术被黑客用来勒索钱财。如果不是技术滥用这算什么?

技术扩散的两个特征:肆意滥用和非法误用

通过以上案例,王记伟频道总结出技术扩散的两个基本特征。

第一,肆意谩骂。一方面,技术的使用成本越来越低。同时,低代码、无代码等技术使得技术更容易到达应用场景,使得很多人很容易安排相应的功能。

另一方面在于技术的随机应用,很多技术是成套引进的。一旦推出,它就是一个包含N个模块的整体解决方案。无论目前是否使用,所有功能都应该放在第一位,而不是缺乏。

视频中AR技术的滥用会让一些人混淆虚拟和现实。现实中技术的滥用导致了许多组织的过度使用和糟糕的运作。对技术的肆意滥用会造成资源的浪费和很多本不该发生的麻烦。对技术的无差别滥用,对个人和小公司没有明显的影响,但是放到大组织和社会中,就会造成很多不和谐。

第二,非法误用。这里总结一下,非法乱用这个词。事实上,非法组织和个人从来不会滥用技术,而是准确地应用技术。他们对某些技术的精确控制甚至超出了正规公司的能力范围。

就像那些电信诈骗犯一样,在给你打电话之前,他们已经了解了你的个人喜好和六度人脉,可以回答你提出的任何问题。现在有了大数据技术,这些犯罪分子在选择犯罪目标上就更加厉害了。

不法分子和激进分子不仅可以把微软的人工智能机器人Tay训练成种族主义者,还可以把机器人训练成杀手、小偷和反智反社会的存在。非法滥用技术的后果比滥用更严重。

正是因为非法滥用,各种违法违规的商业活动在黑暗的互联网上猖獗,包括各种人员、毒品、武器的交易,以及传闻中的韩国“红楼”和“N室”。这些只是我们知道的,应该还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情况。

技术创新催生了商业模式,商业平台成为技术滥用的载体

技术创造模式,模式重塑产业。但所有以技术为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主要是商业模式不同。当模式成熟后,一些商业平台会成为一些不法分子从事非法活动的亮丽包装。

众所周知的微信业务可能是人们深恶痛绝的传销。P2P校园贷款是为了帮助学生,但是更多的人把它变成了裸贷,更多的变成了可以毁掉人一生的高利贷。一些儿童游戏已经成为变态引诱孩子拍摄私人照片和视频的工具。这是一款方便企业主和应聘者直接对话的招聘APP,也成为经纪人引诱女生进入色情行业的“皮条客”平台。在此之前,MLM的组织使用招聘应用来欺骗人们。

以前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可以找到线下陪护和上门服务,可以找到色情电影,可以找到不适合孩子的一对一语音视频服务。现在租房的时候,可以遇到卖家以租房的名义跟你谈“保管”。至于对假货的投诉,更是数不胜数。这些网上二手交易平台堪称万能大师。

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如果没有严格的监管,相信很多内容会更加赤裸裸和露骨。没办法。谁能用算法抓住用户的心,谁就是王者。三俗和低俗就不说了。有多少男人能拒绝色情暴力和好奇?

即使在严格监管下,还是有人依靠球的内容吸引用户到其他平台进行割韭菜、杀猪、跳仙等一系列非法操作。更何况还有各种成人直播和短视频在“网网行动”的严厉打击下存活下来。

至于最近某k歌平台的线下陪护服务,反映了整个交友陪护市场的繁荣。很多人甚至放弃了以前的主业,把陪玩当成了生意。打游戏、旅游、唱歌、游玩等服务,很容易滋生一些看似不正常,实则正常的增值服务。最近一些以“陪玩”为主的社交平台因为太容易出事而被采访。多了就不说了,可以尝尝。

对于社交平台和本地生活平台上的各种上门服务,以及由此引发的诸多事件,这里就不讨论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对应案例。

被困的外卖骑手和音乐家,算法滥用已经影响了社会

与当前软件定义算法时代相对应的技术泛滥,是最突出的算法滥用。《算法》是对问题解决方案的准确完整的描述,是解决问题的一系列清晰的指令。该算法代表了描述解决问题的策略机制的系统方式。简单来说,算法就是用来将输入数据转换成输出结果的一系列计算步骤。

人工智能的发展离不开算法。可以说算法是人工智能的核心,算法的优劣直接导致人工智能的水平。人工智能时代AI技术的滥用,意味着算法的滥用。从“Zao”APP到fakeAPP,再到各种人人玩不好的变脸、变声、表情添加应用,背后的泛滥就是算法的泛滥。

目前算法溢出主要是因为上面提到的肆意滥用。性能就是把优化的对象放到不合适的对象里。比如前段时间热议的“外卖骑手陷入算法”,就是说算法优化了出境游骑手的配送效率,但是最后给出的优化方案显然不适合大多数骑手。

这些优化方案存在的问题是:一是配送时间太短,逆行配送路线多,处罚措施重,导致部分外卖骑手发生车祸。显然,这种算法更适合机器人配送,但无法分辨优化对象是人还是机器人。用面向机器的方案来优化人力分配方案是不可能的。

这两天还看了一篇关于音乐人受困于算法的文章。通过数据分析,算法推荐音乐人的作品应该是大众喜闻乐见的口水歌,包含一些关键词。但是音乐人想跟着自己的心去做自己想要的歌,不推荐最终的歌台,所以没有流量。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怪圈。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才能创作出高质量的作品?

音乐人的创作不依赖AI,受AI限制,不推荐。它们仍然由算法控制。但是如果所有平台的创作者都按照算法推荐来创作,怕艺术被破坏。

至于非法误用算法的问题,前面已经提到了一些案例,这里就不再讨论了。

数字劳动将由算法主导,技术的扩散是不可避免的

事实上,不仅仅是外卖骑手和音乐家。仔细看,很多职业都被困在算法里。王记伟频道在文章《从受困于体制的外卖骑手,看到新兴的赛博朋克式“技术控制”中说,“现代人,尤其是大量自由职业者,是主要内容、旅行、驾驶、生活平台下的“数字劳动者”。

在这些数字平台上,每个人都只是一堆数据。该算法通过多维数据分析,给予每个员工工作建议、成长指导和各种奖惩措施。

每个自由职业者都是受平台系统算法控制的数字工作者。一个企业的每一个员工,迟早都会是一个被企业相应的人工智能算法控制的数字化员工。这种情况下,一旦算法被滥用,或者算法不是很好,就会影响企业和个人。

一个视频,引起这么多感触。事实上,王记伟的渠道无法阻止技术泛滥的必然趋势,即使他说得很透彻,每个人都再次理解。未来VR技术泛滥是必然的,现在各种技术泛滥也是自然的。技术充斥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它会与时俱进。没有人能阻挡时代的洪流。

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了解之后,尽力避免灾难。尽量用科技做好事,多愁善感的事,远离可能是恶的违法的事,同时确保自己和身边的人不受其害。

毕竟在科技的洪流中,用通俗的话来说你什么都不是。

嗯,就这些。

【王记伟频道,专注TMT和物联网,专注数字转型和流程自动化。】返回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在最初的未来超现实世界AR泛滥之前,先来说说当代科技的扩散交通牡丹卡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进敬股票网其他的资讯!